您是第07897262位访客
站内搜索:
登录帐号:  登录密码:
文苑

一潭池水观盛世恢弘——读《昆明池歌》有感

发布时间:2017-04-19点击数:2396

 

吴丹

我要说的昆明池,并不是汉武帝在长安西南开挖出的那一个复制品,那一个湖早已布满历史的“劫灰”,而这一个真正的昆明湖——滇池,它是自然的馈赠,人间的奇迹,任时间流逝依然长葆青春、风采依旧。

关于昆明池,我们知道的有多少?它不仅仅只是我们舆图上的一片蓝色的印记,也不仅仅是当我们身临其境时面前那广袤无穷的水国;它也不只调节一方气候,作为生物的家园;因为无比的美貌,它一直以来还是众多文学作品讴歌的对象。而在浩如烟海的题咏中,我最欣赏明嘉靖六年时出任云南巡抚的顾应祥写的名作《昆明池歌》。其诗全文如下:

昆明池歌

(明)顾应祥

昆明池,延袤数百里。

千山万山直至昆明来,诸山之水汇于此。

相传其水颠倒流,滇池之名由此始。

左有金马山,右有碧鸡峰,

弥漫浩瀚渺无际。但见洪涛巨浪日夕连苍空。

青天忽惊白日起霹雳,震撼蛟龙宫。

天吴水怪,九首八足。

不可以名状,时复出没于其中。

有时波恬风浪息,一碧万顷开青铜。

其广也如此,胡为乎不在九域之内,不得与五湖七泽相争雄?

神禹治水迹不到,穆王八骏难为穷。

汉武凿池徒仿佛,王褒将命何匆匆?

唐宋以来各僭据,声教不与中国通。

天开景运圣人出,一扫海内群邪空。

五服之外更五服,俛首授命归提封。

侏离椎髻之类,吾不知其几千几万种,礼乐不异车书同。

眇余生当全盛日,观风两度乘青骢。

古来多少豪杰士,局于偏安之世,不得一洗块垒胸。

百年过眼一弹指,得此胜迹真奇逢!

振衣独立太华顶,狂歌目断孤飞鸿。

这是一首歌行体古诗,句式忽长忽短,变化万千。诗人顾应祥,是明代弘治年间进士,在嘉靖六年(1527年),首任云南巡抚,后弹劾罢官,后又被任用,再抚云南,此首《昆明池歌》就写于顾应祥再次担任云南巡抚的任内。而与大部分对昆明池的题咏不同——相较常见的绝句律诗的篇幅,这是一首长诗。长诗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有着更为深厚的信息含量,可以尽情从容的排兵布阵、纵横驰骋,而绝句本身体式纤巧,律诗限于声律,不如歌行体挥洒自由,包容广大。此外,这首诗在时间上有着极为广阔的跨度,从世质民淳的远古到诗人所处的当下,如黄河千里走东海,滚滚而来。内容描写则先从目下之景入,接着俯仰古今,又回归现实,形成了一个美妙的环路。

“昆明池,延袤数百里,千山万山直至昆明来,诸山之水汇于此。相传其水颠倒流,滇池之名从此始。”诗一开始便如巨笔横空,勾勒出昆明池的形胜——它是千山万山之水汇聚而成,有着涵汇万端的气势。又阐释了“滇池”之名的由来:因其水颠倒而流而成名的奇景(晋常璩《华阳国志·南中志》:“下流浅狭,如倒流,故曰滇池”)。

“左有金马山,右有碧鸡峰。” (《汉书·郊祀志下》:“或言益州有金马、碧鸡之神,可蘸祭而致。)”“金马”、“”碧鸡“,以前也属于古人崇拜的“青雀”、“黄龙”一样的祥瑞,现在已作为昆明的象征了——杨慎《云南山川志》:“金马山,在东二十五里,西到碧鸡山,中隔滇池。山不甚高,而绵亘西南数十里。”值得注意的是,全诗不是一韵到底,之前是“里”、“此”、“始”押韵,从这一句开始转为“东”部韵。“东”韵气势上比较雄浑,于是全诗也进入轻快豪迈的步调之中了:“弥漫浩瀚渺无际。但见洪涛巨浪日夕连苍空。而“白日霹雳”、“天吴水怪”等语,颇有奇幻色彩,亦如楚骚里的精怪在作祟,使全诗雄中带奇。”至于风平浪静时候,万顷水面如一张巨大的铜镜,这种比喻也极为形象贴切,宛如工笔画一般。

壮美的奇景尽在目前,而诗人的豪迈不是平铺直叙的,又将话锋灵巧地一转,提出了疑问:如此美妙绝伦的山水,为什么不在九域之类,从而得以与五湖七泽去一较高下呢?应该为此地鸣不平啊,此地在历史上有如此多的不如意:这里是大禹治水迹不曾见到的;而周穆王虽然有八骏去四方游历却也难以穷尽此间之景;汉武仿照此昆明池而造的虽然稍传形似,却早已经被历史湮没;而王褒奉命诏而欲来寻求“金马碧鸡”的祥瑞,却因匆匆辞世,顿成遗憾。不仅如此,唐宋以来,还因割据而隔断一方,教化所不能到。种种不平之气溢于言表,但这是先抑后扬的写法,因为接下来再不似之前了,如今盛世承平,一派各民族共同进步繁荣的景象,“礼乐不异车书同”,即使风俗不一样,但都和谐的共处于于治世之间。值得肯定的是,诗人顾应祥作为云南巡抚,任上也是颇有政声的,他在此诗之中极力讴歌的和谐文治之情景,也是我们今天所珍视、所守护的,所以此诗并不过时,在今天仍然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它以诗意的语言,盛赞繁荣与和谐,“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良有以也! 

在抒发了躬逢盛世的兴感之后,诗人又开始对自我个体的思考:他两次来云南,两次见此奇景,不似很多偏安王朝的不得志的豪杰,他因为海清河晏,天下统一,了无遗憾,又对此雄奇壮阔的自然景色,于是彻底扫清了胸中的块垒,将要如古时高士一般,去登临送目,领略“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的神韵。这同样有对当今我们生活的启示,这种生活态度无疑近乎“诗意的栖居”,我们想要通过人生艺术化和诗意化来抵制科学技术所带来的个性泯灭以及生活的刻板化和碎片化,那么何不朗诵此诗,去瞻仰字里行间拥有的不灭光彩,去品味古人处世的卓识睿智呢?

一曲《昆明池歌》已矣,时代在推移,世事在变幻,不变的是我们内心对美景和盛世永远的瞻仰和颂赞!

(作者系云南民族大学学生,本文为2016“我喜爱的云南诗词”征文活动选登)

Copyright(C) 2004-2007 云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 53010203302028 网站后台
地址:昆明市五一路221号 联系电话:(0871)68091802 传真:(0871)68091803 ICP备案 滇ICP备09004251号
网站建设:昆明千龙企业网